無線徐州客戶端
掃一掃 下載

36歲男子12樓往下扔吉他圓凳 被抓稱“心情不好”

來源:無線徐州2019-10-18

從12樓窗戶往下扔吉他、圓凳、碗碟和各種雜物,原因竟然是“心情不好”。近日,汪某因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妨害公務罪被西安市雁塔區檢察院批準逮捕。

高空落下塑料桶險些砸到人

10月5日上午9時許,于先生取快遞時,從西安市丈八四路某小區商鋪前經過時,突然從空中落下一個塑料桶,砸在腳邊,他趕緊躲到旁邊的商鋪,緊接著又從樓下連續扔下幾件物體。等了一會見沒有再扔下來東西,他伸出頭問樓上人,“你是不是有病?往下亂扔東西!”樓上有人回話,“我就扔!”

“他是從樓上窗戶扔下來的,商鋪的人說是12樓的。”于是,于先生報警。

嫌疑人曾多次從12樓扔東西

經民警走訪調查,位于西安市丈八四路某小區房內人員汪某有作案嫌疑,后民警在小區保安引導下來到汪某住處。民警當場詢問,汪某承認了其高空拋物的違法事實。但在民警進一步調查時,汪某用雙手將民警向門外推搡,在民警用手控制其時,汪某揮拳頭擊打民警,汪某用手卡民警脖子。后汪某被民警制服。

據了解,汪某,36歲,大學本科學歷。10月6日,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被刑拘。

經查,7月20日11時、9月5日下午6時、10月2日0時、10月5日9時許,汪某多次在其居住的房屋內向樓下人行道高空拋物。其中10月5日,汪某先后將兩個洗衣液包裝桶、一個易拉罐、一個鐵架、一個游戲手柄從12樓拋落在一樓商鋪旁的人行道上。其中黃色洗衣液包裝桶落在于先生身前,后于先生與汪某發生言語沖突并報警。

供述稱知道可能會砸到人

因心情不好還扔

據汪某供述,10月5日,他因為前一晚沒有睡好,心情不好,向樓下扔了四件東西:一個易拉罐瓶子、一個洗衣液包裝桶、一個游戲手柄、一個金屬吉他架。后他聽到樓下有人說“誰扔的”,他就把頭伸到外面回了一句“我扔的”,然后又把一個洗衣液包裝桶扔了下去。

汪某承認,扔下去的這些位置白天人比較多,也知道這些東西會造成其他人受傷,但當時腦子比較簡單。

“從12樓扔下去東西,除了易拉罐,其他都有可能把人砸死……我知道還扔是因為我生氣,心情不好,和路人無關。”他稱自己是一個人住,心情不好。他之前還有過類似扔東西的行為,次數比較多,很多都想不起來了。

拋物男子還扔過碗碟馬桶蓋子吉他

汪某稱,以前扔的多是裝水的塑料瓶、陶瓷制的碗碟,塑料瓶有一兩次扔到人行道上,碗碟都扔在了商鋪頂上,還扔過用壞了的手機,一個馬桶蓋,都是扔到了人行道上,“應該是大白天,反正外面人還挺多的,扔的時候我也沒看。”他說,因為外面工地施工,有時心情不好就扔東西,還在半夜扔過一把吉他和圓凳,“我當時看到扔到了人行道上,現在已經找不到了,我扔下去就不管了。”

至于阻礙民警執法,是因為他覺得他家是私人領地,民警不能進來。

雁塔區檢察院辦案檢察官在訊問時,汪某稱高空拋物主要是為了發泄情緒,在氣頭上就不管不顧了,有時抱有僥幸心理,想著砸不到人。他承認高空拋物的行為不對,“我要控制自己情緒,高空拋物會致人死亡,我應該把他人的人身安全放在第一位,換一個發泄方式……我對法律認識不到位,做出了違反法律的行為,對警察造成了人身傷害,這是極其錯誤的行為。”

目前,雁塔區檢察院以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妨害公務罪,批準逮捕犯罪嫌疑人汪某。

律師說法

高空拋物危害公共安全

或會觸犯刑法要坐牢

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李耀華律師說,高空拋物造成人身損害或財產損失,應承擔因侵權產生的民事賠償責任。

李耀華說,高空拋物對應的是不特定人群的安全,根據拋物者主觀動機及行為特點,可能會觸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過失致人死亡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等。

《刑法》規定,以其他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刑法》規定,故意毀壞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相關法規

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三審稿

禁止高空拋物 細化高空拋物墜物責任

8月22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十二次會議對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進行三次審議。

針對“頭頂上的安全”,草案三審稿對現行侵權責任法的有關規定作出多項修改:一是增加規定,禁止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二是增加規定,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筑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的,由侵權人依法承擔侵權責任。三是增加規定,發生此類情形的,“有關機關應當依法及時調查,查清責任人”,并明確“經調查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才適用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的規定。四是增加規定,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補償后發現侵權人的,有權向侵權人追償。五是增加規定,建筑物管理人應當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此類情形的發生;未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的,應當依法承擔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的侵權責任。

高空拋物多發

市民呼吁嚴懲

高空拋物頻頻發生,嚴重威脅人們的人身安全,已成為人人喊打要求嚴懲的社會問題。

>>事件頻發

高空拋物嚴重威脅人身安全

6月13日,深圳市福田區一名5歲男童與母親路過京基御景華城小區,被從20樓墜落的玻璃窗砸傷,經過3天搶救不治身亡。

6月19日,南京一名10歲女童被高空墜物砸成重傷。警方通報稱,是一名8歲男孩高空拋物所致。

西安高空拋物也屢見不鮮。8月17日晚,家住西安曲江某小區一樓的段先生在家中看電視,窗外突然傳來“咚”的一聲,樓上第一次扔下一包外賣包裝盒,第二次直接扔下一包剩菜剩飯。第二天又扔了一包廚余垃圾。

家住西安市明光路某小區的高先生說,7月10日晚9時許,74歲的母親在小區樓下的公共長凳上納涼,高空落下一個特侖蘇的牛奶盒,砸到母親頭上。“老人當時被砸的有些發懵,頭上鼓起一個包。”高先生說,好在觀察了兩天,目前無大礙。

>>應對措施

小區安裝攝像頭“監控拋物”

西安市蓮湖區豐禾路附近的浩林·方里小區曾多次發生過高空拋物行為,自三年前小區物業在1號樓將攝像頭角度向上調整后,起到了一定的震懾作用;雁塔區錦業一路陜煤研發小區的監控攝像頭安裝在樓頂,在不同樓宇間進行“對攝”,還有一個針對此前發生過高空拋物行為業主的“特定監控區”;蓮湖區天朗蔚藍印象領寓小區,安裝高清攝像頭對小區高空拋物行為進行“監控”。

西安興慶路常春藤花園小區面對頻發的高空拋物情況,成立了一支特殊的媽媽“防空隊”。

>>相關判例

全國已有多起高空拋物被判刑

去年9月的一天,浙江舟山的周某和往常一樣回到自家小區。樓道的電梯間正在更換廣告牌,其中一塊待安裝的廣告牌框靠著電梯放在地上。周某一時不留意被廣告牌絆了一下。想到這些廣告牌每周都要進行更換,可能會影響到自己的生活,周某突然走進電梯拆下了已經安裝的廣告牌玻璃,扛著走到四樓樓道窗戶口,將2塊廣告牌玻璃推出窗外,砸到了一輛車的車頂。當時,車主正在車里跟朋友視頻聊天。

今年7月31日,經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一審判處高空拋物的周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2018年12月22日下午6時許,廣東中山一男子楊某因退還租房押金問題感到不滿,在4樓的陽臺上往樓下扔冰箱、鍋具、啤酒瓶等,還扔了幾把菜刀。民警到場后,楊某不聽勸解,繼續往樓下扔床墊、餐具等物品并與民警對峙。當晚11時許,民警破門而入將楊某抓獲。

經廣東省中山市第一市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一審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處被告人楊某有期徒刑三年。

來源:華商報

作者:李娜

版權聲明:淮海網原創文章,歡迎轉載或者報道,但請注明出處

分享到:
  • 感動 0%
  • 路過 0%
  • 高興 0%
  • 難過 0%
  • 憤怒 0%
  • 無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相關閱讀

万豪街机电玩城安卓版